主页/新闻资讯/【昊信观点】不制住恶性讨债,于欢案就不会是个案

【昊信观点】不制住恶性讨债,于欢案就不会是个案

​        今天上午9:00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于欢案作出二审判决,认定: 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 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不构成自首, 原判认定故意伤害罪正确,但量刑过重。 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昊信观点】

        传统思想中有“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说法,甚至有些公检法工作人员都非常信崇此种言论。于是,上门讨债在他们的眼中,自然也并不构成违法犯罪行为。上门讨债,似乎是私力救济的一种方式,中国人并不喜欢诉诸法律,再加上多年来的法院执行不力,高额的诉讼费用,繁琐的诉讼程序都是债主们更倾向于选择上门讨债方式。上门讨债有文明的,只是静坐与劝说,也有不文明的,有各种侮辱、侵犯,见诸于报端的就有猥亵、强奸、故意伤害、甚至有债主雇人杀人。于欢案就是一种恶性的上门讨债行为引发的恶果。

​        在现代社会,任何可以使用公力救济渠道的时候,一般都不劝导使用私力救济渠道。除非是公力救济的渠道明显不通畅,私力救济渠道更便捷,只是这种便捷有可能带来的是另一种私力救济行为对私人权益的侵害,只是打着私力救济的旗号而已。

​        于欢案绝不是个案,而是很多被违法讨债、甚至以犯法方式讨债的债务人及其家属的代表性人物。我们对于欢的任何惩罚都是变相地鼓励了私力讨债行为,特别是对于欢案中所出现的各种侮辱性讨债行为的鼓励,我想像不出若于欢不拿刀反抗,他如何能够应对那十几名壮汉?难道以人名的名义去说服他们弃恶从善?我们更应该做的是用此案告诉讨债者只能合法维权,否则即使是讨债,一旦违法侵犯了公民权益,也要承受不利后果。

【案件回顾】

♦   2016年4月14日下午,山东聊城女企业家苏银霞因借高利贷,被11名催债人催要欠款,在其公司接待室被催债人限制人身自由,并进行侮辱。在被控制期间,当晚22时许,因不堪母亲被辱,苏银霞的儿子于欢持刀将侮辱自己母亲的催债人杜志浩、程学贺、严建军、郭彦刚捅伤。其中,杜志浩于次日2时许因失血性休克死亡,严建军、郭彦刚伤情构成重伤二级,程学贺伤情构成轻伤二级。

♦   2016年4月15日于欢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9日被批准逮捕。

♦   此案一审由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11月21日向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于欢犯故意伤害罪。聊城中院于当年12月15日公开开庭对该案进行了合并审理。

♦   2017年2月17日,聊城中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

♦   宣判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杜洪章等人和被告人于欢均不服一审判决,分别提出上诉。2017年3月24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当事人上诉案。

♦   2017年3月2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派员赴山东阅卷并听取山东省检察机关汇报,对案件事实、证据进行全面审查。对于欢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依法予以审查认定;对媒体反映的警察在此案执法过程中存在失职渎职行为,依法调查处理。

♦   2017年5月27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开庭审理。二审庭审重点围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证据及各方提交的新证据等 进行法庭调查。

在法庭辩论阶段,庭审焦点是于欢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检察员认为于欢的行为应认定为防卫过当,于欢及辩护人认为属于正当防卫,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则认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或故意伤害罪。

♦   2017年6月23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宣判。

2017-08-17T14:13:29+00:00 八月 17th, 2017|新闻资讯|0 Comments

留言

 
QQ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25-51805458
咨询热线
18602508088